煤炭价格上涨60%,反弹力度加大

中国煤炭行业的第一兄弟神华,在煤炭行业整合中进一步占据绝对领先地位,不仅成为煤炭行业的世界领导者,也占据了卖方在电力行业的市场地位。

3月20日,被控抬高当地煤炭价格的神华宁夏煤炭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华宁美)向宁夏7家大型火电企业发出“热情提醒”,要求大幅降低煤炭合同价格:请在3月29日前签订合同。

否则,从4月1日起将没有可用的资源。

然而,申花相关官员表示,该声明并未通过正式通知发布。

煤炭和电力公司之间的矛盾摆在桌面上,背后的故事是什么?一家煤炭公司与七大电力公司和神华宁美之间的往返也是当前煤电博弈的一个缩影。

3月17日,宁夏七大电力公司联合向自治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提交了一封信,希望协调神华宁美降低煤炭价格,因为煤炭价格飙升导致火电企业整体亏损。

这七家企业包括华能、大唐、华电、国电宁夏分公司,以及中铝、京能、神能在宁夏的火电企业。

七家企业联合提交的近期火电企业运行报告指出,宁夏煤价从200元上涨到320元,涨幅60%,宁夏火电企业整体处于亏损状态。

七大电力公司希望自治区政府考虑到煤炭价格的大幅上涨将对各火电企业的经营产生巨大影响,并可能对本地区的经济形势产生负面影响,建议尽快协调宁美,将煤炭价格降至260元/吨以内。

3月20日,神华宁美集团运输营销公司发给宁夏京能宁东发电有限公司的一份名为《温馨提示》的文件称,自2017年以来,由于神华宁美集团严格按照国家产能组织生产和集团煤制油项目运营,煤炭资源供需一直紧张。为了确保年度合同量的完成,我们尽一切可能提高合同完成率。

为此,2017年第二季度的合同价格将维持第一季度的价格水平,即每吨320元4500千卡,要求发电公司在3月29日前签订合同,否则从4月1日起将没有资源安排供应。

事实上,神华集团目前在煤炭行业占据绝对领先地位,拥有强大的话语权。

2008年之前,不断上涨的煤炭价格给煤炭行业带来了丰厚的利润。

然而,2008年后,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煤炭价格开始下降,一些煤炭企业的业绩开始下降。2012年后,许多煤炭企业开始亏损。从那时起,虽然少数煤炭企业能够保持微弱的利润,但整个行业普遍萧条。

然而,当行业整体表现下滑时,神华集团采取了低价策略,成功扩大了市场份额,并在择优的基础上合并了竞争对手。

后来,一些煤炭产品价格反弹,中国神华赚了很多钱。

该公司2014年净利润为368亿元,2015年降至161亿元,2016年回升至227亿元。

目前,神华集团某公司的利润占整个煤炭行业的80%以上。

目前,整体盈利能力较低的电力企业处于买方市场。

随着2016年业绩下滑,火电行业已成为“灾区”。

2016年,供应方改革推高了煤炭价格,同时下调了煤电基准电价,进一步放开了发电计划,导致交易电价大幅下调。

此外,发电设备的使用小时数大幅下降,使得火电企业的绩效大幅下降。

风力统计数据显示,在发布2016年业绩预测的14家上市火电公司中,11家已经初步下调,2家遭遇首次亏损,只有1家业绩有所上升。

金山股份、漳泽电力、吉电股份等五家公司净利润下降90%以上。

中国电信执行副主席杨昆(Kun yang)近日表示,2016年,煤电企业利润大幅下滑,五大发电集团利润同比下降68.6%。2017年,煤电产能过剩风险出现,燃煤发电企业可能面临全面亏损。

然而,火电企业的情况仍然很困难。

据秦皇岛煤炭市场网3月17日统计,目前主要电力集团库存继续下降,其中广东电力公司库存下降12%,浙江电力公司和大唐电力公司库存下降约7%;就平均储煤天数而言,除国电储煤天数增加外,其他电力集团的储煤天数持续下降。

目前,发电厂补货水平较低,库存量较去年同期下降约11%,达到过去三年同期的最低水平。过去一周,煤炭储存可用天数基本保持在15天左右的低水平。下游发电厂更积极地补充库存。

一方面,电力库存较低,另一方面,煤炭价格仍在小幅上涨。

自3月份以来,由于供不应求和下游需求的改善,动力煤产地和港口的煤炭价格持续上涨,煤炭价格略有上涨。

3月22日,最新一期《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渤海地区5500千卡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BSPI)收于606元/吨,高于7元/吨,连续第四个时期上涨,最高可达19元/吨。

除了煤炭成本的影响,火电企业面临的困难也受到一系列电力变化的影响。

上述七家企业联合提交的火电企业近期运行报告指出,宁夏超低排放电价尚未实施,希望降低直接交易电价利润率或推迟直接交易。

直接电价交易作为电力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成为火电企业头疼的问题。2016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在电价改革方面不断迈出新步伐,推动实现“降低成本”和为企业节约实实在在的金钱和白银的目标和任务。

其中,直接电力交易不再实行政府定价,而是在更大程度上反映了市场供求程度。

根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布的数据,预计2016年全国直接电力交易将从2015年的4300亿千瓦时扩大到约7000亿千瓦时,平均每千瓦时减少6.4美分,每年降低企业用电成本约450亿元。

据一家大型火力发电企业的记者称,在直接电力交易中,发电企业原本希望用价格换数量,但结果是数量无价,运营中没有利润。煤炭价格略有波动,甚至在运营中亏损。

目前,从各地电力直接交易开展情况看,降价是必然,其中山西、内蒙古地区电力直接交易电价降幅之大令人咋舌。目前,根据各地区直接电力交易的发展情况,降价势在必行,山西和内蒙古地区直接电力交易的降价幅度惊人。

2016年6月29日,内蒙古启动了孟茜电网首次电力无限上市交易,发电侧平均盈利0.1184元/千瓦时。

2016年7月26日,山西省推出增量和新投资客户直接电力交易,发电侧平均利润为0.1329元/千瓦时。

根据火力发电企业负责人的说法,电量和电价过去是按计划确定的。电厂不需要担心电力销售。现在,直接供电交易已经自由化,电力企业不得不在市场之外经营。然而,煤炭价格的持续上涨和直接电力交易中超低价格的频繁发生,使得火电企业对直接电力价格交易产生了复杂的情绪。

发表评论